新闻资讯
看你所看,想你所想

与兄子秀书

与兄子秀书

与兄子秀书是一篇古文,出自于《南史》六十一《陈暄传》。

旦见汝书与孝典,陈吾饮酒过差。吾有此好,五十余年,昔吴国张长公,亦称耽嗜,吾见张时,伊已六十,自言引满,大胜少年时。吾今所进,亦多于往日,老而弥笃,唯吾与张季舒耳。吾方与此子交欢于地下,汝欲笑吾所志邪?昔阮鹹阮籍,同游竹林,宣子不闻斯言,王湛能玄言巧骑,武子呼为痴叔,何陈留之风不嗣,太原之气岿然,翻成可怪。吾既寂漠当世,朽病残年,产不异于颜原,名未动于卿相,若不日饮醇酒,复欲安归?汝以饮酒为非,吾不以饮酒为过。昔周伯仁度江,唯三日醒,吾不以为少。郑康成一饮三百杯,吾不以为多。然洪醉之后,有得有失,成厮养之志,是其得也。使次公之狂,是其失也。吾常譬酒之犹水,亦可以济舟,亦可以覆舟,故江谘议有言,「酒犹兵也,兵可千日而不用,不可一日而不备,酒可千日而不饮,不可一饮而不醉。」美哉江公,可与共论酒矣。汝惊吾堕马侍中之门,陷池武陵之第,遍布朝野,自言焦悚。丘也幸,苟有过,人必知之。吾生平所愿,身没之后,题吾墓云,陈故酒徒陈君之神道。若斯志意,岂避南征之不复,贾谊之恸哭者哉?何水曹眼不识杯铛,吾口不离瓢杓,汝宁与何同日而醒,与吾同日而醉乎?政言其醒可及,其醉不可及也。速营糟丘,吾将老焉。尔无多言,非尔所及。(《南史》六十一《陈暄传》)

转载请注明出处hahabet最新登录网站网 » 与兄子秀书

相关推荐

    声明:此文信息来源于网络,登载此文只为提供信息参考,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。如有侵权,请及时联系我们:[email protected]